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事件门 / 正文

徐玉玉事件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

时间:2016年09月01日 | 作者 : admin | 分类 : 事件门 | 浏览: 149次 | 评论 0

 

  徐玉玉事件如果把电信诈骗比做洪水的话,信息安全是第一道墙,电信运营商是第二道墙,受害者本人是第三道墙,银行是第四道墙,司法打击是第五道墙,也是最后一道墙。

  不要指望有谁能以一己之力挡住电信诈骗!

  因此,我反对一切只针对受害者或警察的指责,也反对上述行业的任何人甩锅!

  因此,我呼吁推动立法,明确信息保管单位和运营商、银行在此类案件中的法律责任!

  邪恶早已抱团,而善良各自为战!

 

  

 

 

 

 

  徐玉玉事件中国手机用户数突破13亿,假设每号码每年假定收到4次诈骗电话,那我们来做个数学题,见下表:

  

 

 

 

 

  徐玉玉事件每日200通呼出已经是运用高效系统的专业Call Center的产出水平了,图中的诈骗犯数量测算是按365天无休的工作状态下测算的,也就是说如果骗子平日稍微休息下,或者呼出效能达不到专业Call Center的水平,那么可以推算出中国在电信诈骗业的“从业人员”已经轻松突破10万人。请注意,这仅仅是点对点的电话诈骗,不包括群发短信诈骗,网站钓鱼诈骗等其他同行产业。那么这个产业的产值有多少呢?请看下图:

  

 

 

 

 

  假定每通电话的沟通成本是4毛的话,电信企业的相关收入为2亿元人民币,看起来不多,因为这里不包含短信群发和其他诈骗的收入,同时这2亿的收入相当于一部分分布在几个地市和县,对于这一级的电信企业来说,收入还是相当可观的。比如福建安溪,当地基站一度是亚洲最繁忙的基站。

  考虑到合法工作的收入及违法成本,以及购置电话设备和电话所需要的成本,我假定每个骗子年诈骗所得为10万元,那么根据前面一张表的分析可以推算一年“诈骗产值”为71亿元,事实上应该不止,考虑到“从业人员”在10万以上,“诈骗产值”应该在百亿以上。百亿产值什么概念?现在很火的电影产业,其行业产值在2010年也才刚过百亿,而我们说的还仅仅是在电信诈骗下面的点对点电话诈骗的一个分支行业,再强调一遍,不包括短信诈骗等其他手段产生的收入。我们的父母辈,我们的学弟学妹,这个社会的徐玉玉们每年被骗的损失为本案的百万倍。

  说到这里,我想说的是电信诈骗已经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人人不甚其扰,政府部门如果不认真解决,出现更多的徐玉玉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那些觉得自己智商情商优越的人,能确保下一个被骗的人不是你父母不是你朋友?电话过来冒充医院说你亲人车祸在手术,你给你家人电话果然关机的情况下,你是不是也沉得住气不上当受骗?你沉得住气你家人朋友也都沉得住气?我想说的是在这个电信诈骗横行的时代,靠所谓的智商情商并无法抵御所有的骗术,而且骗子每年都推陈出新,每个人都有可能是受害者。

  说道警力不足,我们周边有多少人因为收到诈骗电话、未产生财产损失而去警局报案的?人民群众已经足够体量警察的难度了不是?小额诈骗很多都选择了不报案不是?徐玉玉案如果能像孙志刚案那样撬动政府彻底改变,才是我们所希望看到的,幸运的是本案政府极其重视,甚至由公安部签发了A级通缉令,即便是在逃人员,我相信在天罗地网之下,归案只是时间问题。毕竟在现代社会想在无准备的情况下完全隐匿是相当困难的。

  警力不足最多只能是公安部门的挡箭牌,对于政府部门来说,人民群众很难接受警力不足这个说法并非不知道警力不足,而是我们明明朝野上下都知道警力不足你为何不增加警力投入,每年各种花架子的工程浪费那么多钱,维稳那么多钱,为什么不从根基上考虑问题。

  徐玉玉事件即便是公安部门,一味地拿警力不足来说事也经不起推敲,警力配置问题,人员效率问题,异地办案协同效率问题,很多地方并非没有可优化之处。尤其是开个G20,警力就充沛了,一落实到人民群众利益的具体案件,警力就不足了,这叫大家如何接受?

  

  8月26日17点50分,距离女孩死亡5天之后,结案了。

  

 

 

再说一遍:

 

 

  

 

 

 

 

  不想再要了

  

 

 

 

 

  ===================================================

  徐玉玉事件以下原答案

  狗屁的“天堂里没有骗子”,我他妈的只希望我生活的这个现实社会里没有骗子。

  事情已经发生了,被寄予厚望的人生戛然而止,这样的消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感到痛惜。最让人痛心的,是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人们却束手无策。

  用生命换警示的做法,我们真的不想再要了

  女孩死于2016年8月21日晚21:30分。距离她接到教育部门确认要发放2600元助学金的真电话只有3天,距离她接到骗子的电话仅有2天。

  我不想揣测骗子在电话里是怎么和她说的,那些谎言一定听起来很可信,当然也有可能荒唐至极。但我同样不忍心去责备女孩没有防范心理,因为今天的每个人都应该意识到:需要时时刻刻防范被骗,这是整个社会和时代的耻辱。

  女孩的内心太干净了,干净的没有一点点关于人性肮脏的提防,干净的意识到被骗之后,迅速被击倒了。而那笔钱,一共9900元,对于一线城市工作多年的人们来说,这笔钱算不上特别巨大,如果女孩还活着,也许用不了几年,她也会这样认为。可惜的是,她已经没机会了。

  和女孩的干净比起来,是骗子的肮脏。

  徐玉玉事件在电话的另一端,也许是一个外表看起来和我们的邻居、熟人并没有什么差异的普通人,但是扒开他们的内心,看到的将是如同地狱一般的恶火、蛆虫、魔鬼、渣滓……用尽人世间最刻薄狠毒的字眼,都不足以描述这些骗子的肮脏。

  因为大多数人,都做不出这样肮脏、丧尽天良的事情。

  我们应该意识到,骗子在拨出电话号码的那一刻,ta完全知道对方是一名已经被大学录取的年轻女孩,知道这位女孩正沉浸在人生新起点的喜悦中,在这样的美好时刻,骗子决定去做一件摧毁美好的事情——诈骗这位女孩。

  我的第一反应和大多数有良知的人一样,愤怒,如果有机会抓住这伙骗子,应该用酷刑折磨他们的肉体,用谴责折磨他们的灵魂……

  然而,很快我又知道——我们甚至永远没机会知道这些恶魔在哪里,不知道他们的样子,不知道他们是否隐匿在我们的身边,是否也同样有一个将要考上大学的女儿……

  这才是最让人感到绝望的。

  记者了解到,徐玉玉接到的诈骗电话为“171”开头的号码,在江苏、广东、福建、浙江、湖南、陕西等地,均发生过涉及170/171号段的电信诈骗。以170/171号段为主要服务平台的虚拟运营商,不自己建设通信网络,而是租用实体运营商(电信、联通、移动)的网络开展电信业务。部分基层民警反映,因170号段实名登记不严、实际归属地不明等,颇受诈骗犯罪嫌疑人青睐。骗子也都能从网上轻易地买到个人信息,而网上的信息是谁在传播,泄露的源头在哪儿?追查难度很大。

  在技术进步到今时今日之际,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人做了恶却不受法律制裁——这是技术的耻辱。但我知道很多人心里在想什么:这或许更是某些社会运行机制的耻辱。

  技术当然不是万能的,徐玉玉事件的信息被泄露给远在天边的恶魔,这或许不是技术的过错。这简直一定不是技术的过错,这是人的过错。

  每个人的信息都在被泄露,我们日常生活中穿着整齐,但是在虚拟世界里,每个人都一丝不挂,只有恶魔穿的像个国王,ta俯视苍生,一点都不像恶魔,简直像上帝,抓到谁,谁就要倒霉……

  而我们竟然无力反击??

  恶魔并不孤独,之前在非洲抓获的一批台湾籍电话诈骗犯,被遣返到中国大陆,我不知道这些人现在被怎么处理了。在他们之中,一定有诈骗金额比9900元多的多的畜生,我只希望,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但这远远不够。

  徐玉玉事件的死,一个干净的没有任何防范的女孩之死,唤起了网络世界和当地民众的巨大沸腾,或许官方的推托之词会在这样的沸腾下有所改变。如果真的改变了,或者有幸最终抓到了诈骗女孩的那个恶魔,又说明了另一出白日喜剧:

  我们这些活的蝇营狗苟的人,偶尔经历身边单纯无辜的同胞受骗受害之后,徐玉玉事件引起了社会公愤,换来了公正的对待。可是,每次这样的换取,就像一场艰难的交易,用生命的消失,用美好的毁灭,去换取一个本该就有的结局。

  这样的交换,这样的警示,我们真的不想再要了。

  ==============================================

  虽然提前准备好评论里可能有人要说三道四(我不知道这个回答会引来什么样的人不满意,但人性这东西,实在不好说),有一个评论还是让我惊掉了下巴颏

  

 

 

 

 

  

 

 

也许,这个人的心态,也反映了一些骗子的心态——你被我骗,是因为你蠢。

 

 

  我不知道这样的心态,该怎么去评价。

  我只是隐约觉得,或许这个社会骗子这么多也不完全是官方不作为纵容出来的,或许这个糟糕的时代,配的上这么多恶心的人。

  配不上那些被骗的人。

  ======================================================

  又来了一个

  

 

 

 

 

  恕我无能,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是怎么了,徐玉玉事件人的脑子可以愚蠢,人的心如果坏了,真的是救不回来的。

  ===========================

  这种案件不是个例,今早的新闻,又一起

  

 

 

 

 

  对待这种事件,我的态度是:

  徐玉玉事件遇到这种骗局的时候,我不敢保证我不会被骗,所以我无法理直气壮地去“恨铁不成钢”说被骗的人太“幼稚”“愚蠢”……我没这个底气

  而且,“丛林法则”从来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东西,我搞不懂为什么这么多的人信奉这些法则,我只信奉公正、制衡、阳光透明。

  有的人以为:你信奉这些没用,这个糟糕的社会没有这些东西,会把你搞的支离破碎,那些不信奉的人反而会过的很好。

  第一,这个社会有,即便很糟糕,公正与阳光还是有。

  第二,就是因为公正和阳光看上去不够,我才更要追随这些东西。

  第三,我信奉这些东西,不会过的不好。因为成功只有两种,一种是成于正,一种是成于邪。我选择正。

  第四,安·兰德早就说过:别把世界让给那些你瞧不起的人。

  我瞧不起邪恶和赞同邪恶的人,所以别以为我的态度是软弱,正好相反,徐玉玉事件我跟你们死磕到底。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徐玉玉事件诈骗徐玉玉事件,”的文章

请在这里放置你的在线分享代码

猜你喜欢